#Tomato Paper# 内容抢鲜之 小跑:闯入他乡的生活

byPaper - 2015-06-16 09:06:13

5510095703c16.jpg

我是15年2月24到的合肥,大年初六,总感觉这个年还没有过完就起身离开了家。我妈照例在我的包里塞了两个苹果,意思是出入平安。我爸送我到车站,走之前给我塞了1000块钱,他说:阿爸今年还没有给你压岁钱,祝你成功。

我是温州人,早年家里做生意,后来贷款还不上,破产,和我爸一起做生意的叔叔因为还不上钱坐了牢,那时我还小,不懂事,只知道自己搬了家。

经历过风雨的家庭从此变得简单安分。

所以从小我就被希望以后找一个稳定的工作,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14年,大四,我离开了宁波去杭州发展,在杭州,我住的屋子是一个小黑屋,6平米左右,没有窗户,非常潮湿,梅雨天气闷得很,我必须头对着空调吹才睡得去。空调出水口在房间里,所以每次开空调我都要拿着脸盆去接水,更奇葩的是,一米二的小床是不平的。

每次被我妈问起住宿,我都熟练的跳过话题,和她视频都在工作室,不敢在出租屋里,怕她看到环境不好心疼。自己出来工作后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对家人撒谎,骗他们自己吃过了,骗他们自己睡的很早,骗他们自己有很多钱。

去杭州之前,我妈给了我一笔钱,尽管之后的工作有了工资,住小黑屋除了可以省点,其实就是想看一看自己到底行不行。

自认为的苦难和对自己的怜悯都是内心不强大,和过去或者别人对比产生的感受。这种感受会时刻陪伴你,你必须学会和它们相处,然后了解和释怀。我们漫漫的一生中,会有很多孤独和绝望的时刻,我必须在年轻时多去经历,才能让我以后不那么难堪。

在杭州的一整年里,除了有时候回到租来的小黑屋里发呆,问问自己未来在哪里,其他时间都是愉快度过的。


 15年我到了合肥。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离开杭州,我给出的答案连我自己都数不清,对有些人说,我想出去自己试一试,看看会不会很惨;对有些人说,我想尝试新的生活;对有些人说,我觉得我创业的时间到了。

统计的数据表明,大学生一毕业就创业的失败率占97%。对于我来说,很多选择可以用冲动形容,合肥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没有认识的人,对自己的创业项目根本没有把握,也谈不上热爱。

但是我拉着一个箱子背着一个包就来了。

我记得我刚出车站那时候,自己被着急奔出车站的人群挤出来,看着嘈杂的各种叫卖,有一种特别神奇的感觉。

在这之前我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来到这。

我突然觉得这就是生命的奇妙,它会突然塞给你一个人,或者突然把你放到陌生的地方。惊喜和惊吓相互掺混着,就像抽奖一样特别刺激。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特别有种的人,从来不害怕,不管是到陌生的地方还是和陌生人打交道,甚至有时候正义感爆棚到会去抓小偷。

我有很多朋友,他们毕业后回到家乡工作,工作稳定,他们一方面和我抱怨生活的平淡和乏味,一方面享受着和别人对比产生的优越感。

我根本没有任何权力去评论别人的生活。

生活的意义在于感受而非对比,你在意自己的,你就为自己而活,你在意别人的,你就为别人而活。

就像有的人会用时间去交换感受,许许多多不同的感受,爬上山顶的感受,画一幅画的感受,站在舞台中间的感受,喝咖啡的感受,因为他们觉得感受才是一个人生活的意义。

有些人就会用时间去交换对比的结果,比别人有钱,比别人有权,比别人过的好。


 很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个相对自由的时代,我可以为自己去选择,我就是想努力一把,想试一试自己可不可以,想看一看这个世界是不是别人说的那样。

我是90后,我觉得自己并不怕吃苦,我也觉得自己不会眼高手低,我换工作换城市也并非不能坚持,而是在追随自己。

我懂很多道理,也正在努力过好这一生。

现在我在合肥有了自己的圈子,有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经常交流,我们会说一些想要去改变世界实现自己价值的事情。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这个最大的枷锁就是自己。

没有哪一条路是对的是错的,眼里只有一条对的路,就是我脚下的路。

加油吧,闯入他乡的生活。

加油吧,不安静的少年。


作者简介:小跑,番茄青年实验室常驻作者,摄影师,互联网创业者。

新浪微博:@MOON夏明升

点击进入杂志专题页,了解更多详情:http://www.tomatolab.me/events/paper

分享到:

© 2015 CLOUDFAC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897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