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西郊小武:我能给你的不多,除了一杯好咖啡

by常小常 - 2015-10-12 09:54:39

BU3A1893_1_conew1.jpg

■ 文:常小常

■ 图:YUN


做咖啡馆,我是认真的。

---- 西郊小武


说到和小武认识的过程,是挺凑巧一事儿。有天和朋友聊工作,就约去了阿布阿布。

小武那会儿坐在我们对面,在吧台旁边的桌子上丁零当啷地敲着电脑。聊天的间隙我刷了下微博,看到老板发了张店内照片,照片上正好是我们三个。我一个没忍住,就在下面评论了句,老板,我们就坐你对面啊

聊完工作之后,我们索性直接坐在了他对面。他当时略显尴尬的表情,有种调戏不成反被调戏的感觉,幸好当事人都已成年,之后的话题也还算健康向上。

聊天过程中,小武以无人能及的机智和幽默,摘掉了我们给他戴上的世界上最无聊的咖啡店老板的帽子,摇身一变,成了世界上最接地气的咖啡店老板

喏, 坦诚直接,所以清冽宜人;活得真实,又敢于担当的咖啡店老板,就是他了。

BU3A1835_1_conew1.jpg

再后来实验室改版要做一个全新的访谈企划,「1001个好玩的人」。本着好玩儿有趣的找人原则,小武,就刚好被我们逮儿了个正着。

这次和小武的访谈还是约在了他的咖啡店里。大概是知道访谈会在一种欢乐无比的状态里进行,所以天气也出奇的好。

咖啡店在市中心年轻人最集中的一个商圈,从高高的落地窗望出去,满是夜幕降临后被暖洋洋的灯光包围着的城市模样。

一进门,小武就指着桌上的一大捧鲜花告诉我们,这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娘的生日礼物。没错,眼前这个穿着汗衫,大裤衩的咖啡店老板,还未开始采访就已经迅速进入秀恩爱模式了。

我一直很难把眼前的小武和开咖啡馆之前的小武对号入座。他之前做过一段时间法院书记员,因为不能转正,于是跳去了交警队。对,就是处理各种离奇交通事故的警察蜀黍。然后觉得自己文艺的气质和交警队严肃的气场不搭,小武选择了退出,专心开起了自己的咖啡馆。

再后来好像辞职去开咖啡馆这个事儿跟风的多了,还被写进了四大俗,在此恭喜小武成功进入四大俗。

没什么成败标准能衡量一个人内心的欢乐,但小武一定意识得到自己的生活有多欢乐。

他把店里的7把手冲壶称之为《七剑下天山》,还给每把壶都给起了很侠气的名字,分别叫【辟邪】【飞花】【寒星】【鹤舞】【莫邪】【青龙】【无晴】,有没有被吓到?

我想,在他这么正儿八经严肃又接地气儿的一张脸后面,一定住着一个怪鸡少年。他脑袋里像装了本《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书一样,而我们也因此能得意又饶有兴致地听了一下午的故事。

店内.jpg

至于阿布阿布的Logo为什么会是两只动物,而且世界动物千千万为什么偏偏是猫头鹰和长颈鹿,这里面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深刻含义!本着八卦娱乐精神想去探个究竟,结果却大失所望

小武说是长颈鹿通过潜规则顶替了当时第二名的鹦鹉然后和猫头鹰一起成为了阿布阿布的吉祥物。喂喂,潜规则说的这么轻松真的好吗!

小武有记录的习惯,每天都会拍拍照片敲敲字。所以,201311日,长颈鹿阿布流浪记启程,到今天已经超过1000天。对于能够坚持做事情的人,好像除了肃然起敬也想不出别的表达方式了。

或许对小武来说,拍照和写字都只是记录这车水马龙,生活万象的一个工具。但在这下面所拥有的那颗实实在在热爱生活扑通扑通跳动的心,才是让他的生活过得最为明亮有趣的强劲武器吧。

店内4.jpg

▲窗沿上有手绘的纹样

他一直都把阿布阿布咖啡馆比作江湖。他说阿布阿布是大观园似的江湖,自己是贾奶奶,守护着大观园,看着小朋友们在这里愉快地玩耍。小武曾不止一次地表达,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买一处无人小岛,占岛为王,组建一个国家,自己当国王,图图(小小武)当阿哥,小伙伴们都来自己的国家玩耍。若来的小伙伴多了,这座岛便是江湖。

临近采访结束,小武给我们每人来了一杯手冲咖啡,看着他满怀期待的眼神,不懂咖啡的我还真是不好意思说出这酸爽……”

就着这股酸爽劲儿,让我们再来聊五毛钱的吧。

冲1.jpg

▲小武的认真不在话里,而在他冲泡的每一杯咖啡里

实验室:先跟大家来一段很自我的介绍吧。

小武:我姓武,年纪还小,家住郑州西郊,所以人送绰号“西郊小武”,关系好一些的朋友会叫我“小武”。我是土生土长的郑州人,对郑州有着深沉的、执着的、脑残的爱。我的好友哪吒——没错,就是《瓦力城市漫游记》的作者,送给我九个字“爱郑州,爱米兰,爱咖啡”,我觉得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小武注:米兰是一个足球队,不是一个姓米叫兰的姑娘。)


------------------------------------------------- 我是“强行夹带私货”的预警分割线 -------------------------------------------------


实验室:小武在开咖啡馆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小武:因为我大学是学电视新闻的,所以在电视台打过杂,因为没领到工资,所以不算正式工作。第一份给工资的工作是法院的书记员,我打字比较快,所以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书记员,后来因为不能转正,我就跳槽去了交警队。

在交警队我的工作是交通事故处理,我可是持证的交通事故处理大师。这个工作比较有意思,尤其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交通事故,讲起来跟说评书似的,这个回头有机会再讲,今天主要讲咖啡。

后来因为我文艺的气质和交警队严肃的气场不搭,所以我选择主动退出,专心开自己的咖啡馆。

实验室:在社交网站上经常看到你和老板娘秀恩爱,“世界上最好的老板娘”出镜率也蛮高的。那对于你离开原来的稳定工作,从零开始做咖啡馆这个决定,世界上最好的老板娘是什么态度呢?

小武:首先声明一下,新的广告法出台后,“世界上最好的老板娘”这个说法是违反广告法的,不许出现“最”字。

曾子曰:“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我这双鞋很合老板娘的脚,所以我辞职去开咖啡馆得到了老板娘的充分认可,而且她也辞去了法院的工作,陪我一起开咖啡馆、做甜点。

后来”辞职去开咖啡馆“这个事儿跟风的多了,还被写进了四大俗,我很欣慰。

店内2.jpg

实验室:你觉得自己和老板娘分别像哪种咖啡?

小武:啊,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从来没思考过自己和哪款咖啡比较像。

(此处应有沉思)

我觉得我这个体重怎么也得是个Grande(大杯)的咖啡吧,哈哈哈哈。不开玩笑,像我这样一个学识渊博、待人友善、又有幽默感的男人,我觉得只有【巴拿马翡翠庄园的日晒瑰夏】气质和我比较接近,这款咖啡从入口到入喉,味道的层次感非常强,香气在口中十分持久,回味悠扬,十分有内涵,当然,这也是我最喜欢喝的咖啡——没有之一。

至于老板娘呢,怎么也得是个Venti(超大杯)的咖啡吧,哈哈哈哈。我觉得老板娘像【巴拿马翡翠庄园的水洗瑰夏】,同样的一款咖啡豆,水洗处理比日晒处理更婉约,更秀气,也更沉稳——我指的真的是性格。

实验室:在决定要做一间咖啡馆的时候一定都有想过它是什么样子吧,之前对阿布阿布的定位是什么样呢?现在有达到之前的期望么?

小武:在决定做咖啡馆之前,我真没想过它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因为2009年的郑州没有几家咖啡馆,后窗咖啡馆是做得最好的,所以那个时候大家开咖啡馆都模仿后窗,如果真的要我说希望我的咖啡馆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就是当年的后窗的样子。

关于定位,我开了将近6年,这个问题被各种人问了将近6年,现在我想反问一句“啥是定位?”,我这个人就是个不靠谱的人,开咖啡馆都是说开就开的,哪会考虑什么定位啊。不过话说回来了,到底啥是定位啊?

有没有达到期望,这还真不好说,因为开店的时候就没给自己定期望,所以也无所谓到没达到期望。倒是能从2009年一直做到今天,我自己都还挺惊讶的。那天一个朋友问我坚持到今天的秘诀是什么?我说除了自己人傻钱多,就是还有一帮人傻钱多的脑残粉。


--------------------------------------------------- 我是“萌萌哒阿布们”的分割线 ---------------------------------------------------


鹿和鸟.jpg

▲长颈鹿阿布和猫头鹰阿布

实验室:为什么起名叫“阿布阿布”?选择长颈鹿和猫头鹰做logo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么?

小武:咖啡馆叫“阿布阿布”其实真的没什么特殊的想法,“阿布”是个很普通的外国名字,各个拉丁语系的国家都有这个名字。当初想有个国际范儿又接地气的名字,以方便后期做全球连锁——这不是开玩笑,所以“阿布”是最合适的,而“阿布”又略显俗套——主要是有重名的,思来想去,因为咖啡馆是我跟老板娘两个人合伙的嘛,所以就叫“阿布阿布”算了,俩“阿布”。

一家咖啡馆的名字有了,店也开起来了,还开得风生水起,但开了两年一直没有logo这个事儿确实让人心痛。当然,也不是完全在“裸奔”,象征性的图案还是有的,今天着实不好意思拿出来给大家看。后来2011年,老板娘终于愿意跟我结婚了,我带着她去了一趟南方。

飞机上,我说:“咱们该有个logo了。”

老板娘说:“是的呢。”

我说:“我有个想法,咱们咖啡馆的名字是两个‘阿布’,logo是不是得用两只动物?”

老板娘说:“是的呢。”

我说:“动物有很多,文艺范儿的动物也不下七八种,你是处女座,有选择障碍症,我又做不了主,是吧?”

老板娘说:“是的呢。”

我说:“那咱们把文艺范儿的动物列出来,在网上搞个投票,让会员们选,既解决了咱俩的阶级矛盾,又增加了会员的参与感与客户粘性,是吧?”

老板娘说:“是的呢。”

八只动物列出来,在网上搞投票,会员们也都积极参与,最终的结果是【猫头鹰】和【鹦鹉】,你没看错,这里面没长颈鹿什么事儿。不过在发起投票的时候我也没说必须是前两名被做进logo, 况且我也不能画两只鸟在我的logo里啊,于是第三名的【长颈鹿】通过“潜规则”顶替了第二名的【鹦鹉】,和【猫头鹰】一起成为了阿布阿布咖啡馆的吉祥物,并被设计在logo里。

Logo的设计工作是我亲自主持的,具体操作电脑的是当时的一个网名叫【飙车的】的店员,按照我的思想,长颈鹿和猫头鹰一个代表白天,一个代表黑夜,都被设计成了剪影的形式。设计稿出来,老板娘看了,说:“矮油,这个设计的不错啊。”

我说:“是的呢。”

鹿 生日.jpg

▲长颈鹿流浪到了阿布阿布五周年

实验室:我知道阿布阿布有在做一个长颈鹿的场景拍摄计划,在微博上还有长颈鹿自己的公众号来发布每天遇到的人和事,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一个拍摄计划呢?

小武:时间退回到2012年底。

大家都忙着等待世界末日到来,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我着实不看好世界末日的商业炒作价值,所以我的阿布阿布咖啡馆没有跟风去做打折活动。但是世界末日是个客观存在的事实,不因为我不想参与就不会到来,所以那段时间我很头疼,总有人问我能不能在阿布阿布咖啡馆度过世界末日,因为我实在不想熬夜,所以我拒绝了很多客人。

为了缓解我的头疼,我选择了追剧——《瓦力城市漫游记》第三季。我跟我的偶像哪吒老师联系了一次,我说我也想搞一个主题摄影,带着我家咖啡馆的长颈鹿。哪吒老师给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励,于是,在2013年1月1日,《长颈鹿阿布流浪记》问世,到今天已经将近1000天了——估计这篇访谈发表的时候已超过1000天了,虽然关注度没有哪吒老师的《瓦力城市漫游记》高,但是我做了,我坚持了,我就成功了。

实验室:它的同伴猫头鹰是不是也有出去玩的计划呢?

小武:有呢有呢。我有一只猫头鹰是从潘家园古玩市场淘的,铜的。因为受电影《天使爱美丽》的影响——爱美丽把他爸爸的圣诞老人偷走交给朋友们带去环游世界,我把这只猫头鹰交给了一个去土耳其自游行的朋友,朋友带着猫头鹰在土耳其顺利完成任务。后来,又有不同的朋友带猫头鹰去了泰国、英国、法国、荷兰、西班牙、德国、奥地利、捷克、意大利。在我接受采访的此时此刻,猫头鹰在去美国的路上,它要跟随一个朋友去环游世界,这个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圈里第一个环游世界的——她要乘坐皇家加勒比游轮环游世界,同时,带着我的猫头鹰。

你们谁还想在环游世界的时候带着我的猫头鹰,请排好队。

6cd55e7djw1etnimabp54j20qo0k0dlq.jpg

▲猫头鹰阿布 @ 世界各地

实验室:这两个拍摄计划的出现一定给生活带来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吧?讲一件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有意思的事儿吧。

小武:意想不到的惊喜太多了,多到我竟然想不起来了。其实我是一个平凡的人,我的生活也是平淡的生活,无非是拍了几张小照片,坚持了有两年多而已。你们就非要让我说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不是给我强加明星光环嘛,这样不好的呀。

不过,我还是想讲一件小事。今年春天在紫荆山公园,我去拍海棠花,当我把长颈鹿在海棠树上摆好,回身看到一个玩摄影的老爷爷,正在聚精会神地拍我的长颈鹿。我灵机一动,没有打扰老爷爷,也没有站在老爷爷身边拍长颈鹿,而是站在老爷爷身后,拍下了“老爷爷拍长颈鹿”。虽然构图什么的没有预想中好看,也没来得及调整光圈和快门——照片有些过曝,但是,我觉得这张照片比单纯拍海棠花更有意义。

那一天,我忽然明白,我做“长颈鹿阿布流浪记”的意义不再是单纯地拍照,而是一种记录,记录我们生活中发生的真实故事。

实验室:这两只小朋友这么受欢迎,有没有计划做猫头鹰和长颈鹿的衍生周边?或者店铺合作之类的来提高咖啡馆的丰富性?

小武:我要是说没有做周边的计划会不会伤了很多小朋友的心?其实做周边这种事,从给长颈鹿拍照的第一天我就想过了,但是给长颈鹿拍了这么多的照片,猫头鹰也去过了这么多的国家,越往下做我越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周边,明信片什么的,显得太俗气;做徽章的话呢,成本又太高;做咖啡杯,又很难设计。唉……你知道我不是处女座,但我被老板娘传染了。

我知道你们云朵工厂新近设计了一只猫头鹰的形象叫“隆隆尔多”,设计师还是我最最最最崇拜的夏璐,并且做了周边,我还买了一个本子,但是我觉得你们看不上我,不会跟我合作呢。(小编备注:感觉此处像被强行加了广告……)

卡.jpg

实验室:以前看到过阿布阿布发行的一套《中原官话正字卡》,而且在卡片内容里面毫无痕迹的植入了猫头鹰和长颈鹿,这个算是咖啡馆周边的一部分吧,是怎么想到要做这套卡片的呢?我经常看到身边的朋友拿这套卡片开玩笑啊!

小武:首先,我很喜欢你这个“毫无痕迹”的说法,但是你问的这个问题,可以去翻阅《大河报》对我的专访(2015年7月15日《大河报》A20版),我讲得很清楚。今天我给你讲点儿主流媒体不让播的东西吧。

《中原官话正字卡》在创作之初,是想做点儿有趣的东西。互联网时代嘛,有趣的东西很大一部分意味着没节操、毁三观,其实我当时也真的是这么想的,而且纵观全国,方言文化多少都有些粗糙。不是说方言有多三俗,而是官话太正统,去粗取精,有些粗鄙的语言反倒只能用方言来讲。举个例子吧: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算了,还是说说我做了《中原官话正字卡》之后的小故事吧。

因为我做《中原官话正字卡》这件事被报社、电台、电视台关注了之后,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名人了啊,都上过电视了啊,《都市报道扩大版》啊,这个节目收视率很高啊,按理说应该很多人都看过啊。但是!不论我上街买菜还是乘坐公交车,都没人认出我来,这让我很寂寞。眼看这个事儿的热乎劲都快过去了,有一天晚上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岳母的生日宴会,在朋友岳母的暗示下,同桌的一个大哥认出我来了,还要跟我合影。当我眼前的闪光灯哭嚓哭嚓地闪的时候,我顿时有了明星光环。

还有一件事,阿布阿布咖啡馆史上最美女店员——没有之一,在某个半夜12点,毫无征兆地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哥,睡了吗?”我忙把微信的提示音关了,再三确认老板娘已经熟睡,双手颤抖地拿着手机却又故作镇定地回复美女:“还没呢。”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或许是我感觉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美女又发来一条微信:“请教一个方言,就是一个人吐了,河南话说yue,是哪个字?”

我心里顿时跑过一万头草泥马啊喂!

半夜给我发微信就是为了问我“yuě”怎么写啊喂!

这是有多着急啊喂!

这分明是就在酒吧喝酒喝多了想yuě的节奏啊喂!

我辛辛苦苦做了《中原官话正字卡》就是为了能有一天一个美女在深夜问我“yuě”怎么写吗啊喂!

半夜找我就不能是“哥我想你了”啊喂!

只能是“哥我想yuě”啊喂!

我强忍住愤怒,回了一个字“哕”。

美女回我:“谢谢哥!我想来想去身边都是读书少的,这个只有你能解答。”

顿时又有一万头草泥马在我心里跑过啊喂!

懂不懂礼貌啊喂!

有没有人教你五讲四美三热爱啊喂!

这个时候应该回一句“么么哒”啊喂!

算了算了,看你长得漂亮,我就不说什么了。

像这种事情层出不穷,经常有朋友遇到不会写的字或者不认识的字来问我,把我当《新华字典》了都。


--------------------------------------------------我是“一杯好咖啡”的美味分割线--------------------------------------------------


店内1.jpg

▲一杯好咖啡

实验室:之前了解到你会主动问顾客对咖啡的感受,也就是说阿布阿布很重视顾客反馈。可是现在很多人在选择咖啡馆时并没有把品质放在第一位,更多的会考虑到环境和气氛,那在这样的前提下,这样会影响到你对咖啡的热情么?

小武:不会,只要客人给钱,我就有热情,况且给客人提供好的环境和气氛也是必须的。当然,有些狗屁不通的人,确实也反馈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我讲个小故事吧,话说有一天上午我们咖啡馆全体员工出去郊外踏青(参加一个咖啡培训),中午结束后美女店长率领两位美女店员(外加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小伙纸)回店里开门营业,我和老板娘(此处无美女)去参加一个午宴活动。

话说我的几位店员刚回到店里,就来了一位中年大叔(也有可能是个年轻小伙子,年龄这个问题店员没跟我交代)吵着要喝咖啡,并且戏虐着说:“听说你们店很有名啊!来杯咖啡尝尝。”讲到此处,店员说这个男人操着一口听不出来是哪里的方言。

店员还未问这位大叔喝什么咖啡,大叔自己就开始讲话了:“哎呀,你们这个磨豆机太差了①。估计也做不出什么好咖啡。”然后拿起水单,接着说,“你们这个哥斯达黎加黑玫瑰的豆子我看看。”

店长就把装咖啡豆的罐子给了大叔,大叔拿起罐子说:“这个咖啡豆不能用密封罐装啊②!”说着,大叔打开罐子,接着说,“这个豆子不新鲜了③,给我换一个。”

店长问:“那您想喝什么风味的豆子呢?”

大叔说:“给我来个果酸味的。”

店长说:“我们这儿有一支肯尼亚的庄园豆,符合您的要求。”

大叔说:“就这个吧。”

店长手冲了一杯递给大叔,大叔喝完对我的店长说:“你评价评价你冲的这个豆子。”

此时,我的美女店长说了一句值得她后悔一天的话:“我觉得焖蒸和中段萃取都很好,尾段收的有些急,可能会有涩味。”

于是,这位大叔说:“很对,太难喝了。”

另外两位美女店员看到这个情况,忙岔开话题问大叔从哪里来?如何知道我家咖啡馆的?

大叔说自己从徐州(原来听不懂的方言是徐州方言)来,听朋友说的我家店,所以就来了,然后大叔问我的店长知道不知道XXXX④。

店长说知道。

大叔问我的店员们是不是XXXX的培训店。

店长说不是。

大叔说XXXX也就那么回事。

话已至此,已无再聊下去的可能,大叔得意地走了。

解释:

①我的单品磨是BARATZA ENCORE锥刀磨豆机,虽然不多好,但也是相当不错的。

②大叔我想问问您,咖啡豆不用密封罐装,用什么装?

③罐子里的咖啡豆是我20号烘的,那天是23号,我想请大叔给翻译翻译什么叫“不新鲜”?

④XXXX(名字隐去)是我一个朋友开的一家专业咖啡培训机构

我参加完午宴回到店里,店长跟我讲起这件事,越讲越气愤,我默默听完,只问了店长一个问题:“这人给钱了吗?”

店长说:“给了。”

我说:“只要给钱,爱咋说咋说。这年头不懂咖啡装懂咖啡的人多了去了。开店6年,什么鸟叫没听过?”

鸟.jpg

▲从潘家园搬家到郑州的猫头鹰阿布本尊

实验室:阿布阿布附近,不管是商场还是写字楼里,都有很多小情调的咖啡馆,有些也小有名气,你如何看待你的这些“竞争对手”呢?(坏笑脸)

小武:这个问题问得太尖锐了吧。在我看来,我身边的每一家小咖啡馆都是杰出的后起之秀,尤其是那些小有名气的,但我从来没把他们当成我的竞争对手啊,这个主要是因为他们也从来没把我当成他们的竞争对手。可能他们觉得自己是武林高手,而我是过气的武林高手,所以,你懂的。不过,纵然他们不跟我比,我还是很关注这些年轻人的,只要是正儿八经做咖啡的,我都给予过口头支持;但如果只是打着咖啡的旗号去卖酒、卖猫、卖酸辣面、卖海淘产品,因为我不懂调酒,不懂养猫,不懂酸辣面,不懂进出口贸易,所以我不方便评论。

实验室:怎么看待咖啡和小资的关系?虽然阿布一直标榜自己想做的很生活化,但是普罗大众想到咖啡还是会不自觉地跟小资挂上关系。

小武:在我的概念里,咖啡和小资没有关系。就比如我的父母,他们是工人阶级,不是小资,也不是中产,他们已经退休了,但是他们来我咖啡馆,也会坐在窗边喝咖啡。咖啡馆的环境相比于小吃店还是要干净一些,优雅一些,精致一些,所以就给人呈现出一种“贵”的感觉,所以“劳苦大众”就觉得喝咖啡是小资行为。

比如盖房子的农民工,他们的工资很高,单纯从收入上来讲,他们绝对够小资,但是他们不喝咖啡,不是他们喝不起,就是生活习惯(注意我用的是生活习惯不是消费习惯)的问题。他们会去洗一个比较贵的澡,但是他们不会去喝一杯比较贵的饮品——不限于咖啡。

还有一些年轻人,刚刚进入社会,收入并不高,还要负担高额的生活成本,但是他们的生活需要咖啡,不论是提神(此刻仅仅需要咖啡因)还是享受(此刻需要的是味道和口感),他们的生活是需要咖啡的。或许他们不能每天享受咖啡,但是他们在经济宽裕的时候,一定会到咖啡馆去喝一杯自己垂涎已久的咖啡。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咖啡和小资有没有关系?在我的概念里,的确没有关系。

冲2.jpg

实验室:现在很多城市咖啡馆都有一种遍地开花的状态,进入这个行业这么长时间,你期望这个行业发展成一种怎样的状态?

小武:先说结论:我认为咖啡行业是朝阳行业,我期望的咖啡行业是一个良性运转的行业。

你们问的是咖啡馆行业,我说的是咖啡行业,咖啡馆只是咖啡行业中的一个环节,只是因为直接面对消费者,所以才显得曝光率比较高。我做咖啡馆的时间不长不短,将近6年,在郑州算是元老,但是放眼中国乃至世界,6年的咖啡馆只是新馆,所以我也只是一名小将,本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我斗胆谈谈我理解的咖啡馆和咖啡行业。

首先,目前开咖啡馆的人分这么几种类型:1、财大气粗煤老板型。不管什么原因,这个类型的人发财了,有了钱就有了眼界,看到外面的世界开遍了咖啡馆,于是觉得咖啡馆很赚钱,恰好又有某外国品牌来中国鼓吹咖啡馆加盟如何如何赚钱,能加盟的就加盟了,不能加盟的就山寨了,总之,投资很大,店铺很气派,他们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2、不想上班小文青型。因为开咖啡馆的门槛很低啊,不是每家咖啡馆都需要几百万投资啊,某咖啡学院鼓吹过“7万块钱开咖啡馆”这个论调,所以很多不愿意辛苦上班的文艺小青年拿着家里给的几万块钱,以创业的名义出来开咖啡馆,这个群体数量很大,给市场带来的影响也不小。3、闭门造车技术宅型。这个类型以咖啡师居多,他们言语不多,一心扑在技术上,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把一杯咖啡做到极致,这种人虽然数量少,但是他们把持着咖啡馆的风向标。

我总结的可能不是很到位,但也已经涵盖了市场上很多类型的咖啡馆。我期望的咖啡馆应该是咖啡售价在20元上下,出杯量维持在每天80杯左右,当然,前提应该是有一个房租不是很贵但又能满足人流量的地方。

我没有出过国,没有切身感受过外国的咖啡文化,所有的认识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从这些道听途说的内容里,我比较喜欢日本的咖啡行业。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做咖啡馆的人都能够把咖啡本身放在环境和服务之上——当然,日本咖啡馆的环境和服务也不差。我比较欣赏的是日本的咖啡匠人对待咖啡的态度,不像韩国那么商业。

在不久的将来,咖啡馆一定会越来越多,更加遍地开花,同时,咖啡行业也会越来越规范,咖啡馆的盈利状况也会越来越好。

实验室:店里面有很多日本职人手作的咖啡壶,也有非常不错的咖啡机,店内灯光和陈设也是精心设计过,这些在你心中是一间咖啡馆的必备条件么?在你心中什么样的咖啡店才是一间好的咖啡馆?

小武:没错,在我的心中,一家咖啡馆的咖啡和环境同样重要。把一家咖啡馆比作一个姑娘,咖啡是姑娘的内涵,环境是姑娘的颜值。我们看到颜值高的姑娘,会很乐意探究她的内涵;如果看到一个颜值低的姑娘,或许很多人就不在意这个姑娘是不是有内涵了。所以对于一家咖啡馆来讲,最先给客人呈现的就是环境,如果环境不吸引人,咖啡再好喝也不行;只有环境做得好,客人才会愿意坐下来喝一杯咖啡,而这个时候,咖啡好与坏就是决定性的了。

在我心中,一家咖啡馆不需要太大,有几张桌椅,灯光要亮而且要把环境渲染得好,店里干干净净,吧台整整齐齐,店员不需要多,只要一个人就足够了,展示柜里有好看而且好吃的糕点,客人点一杯咖啡,咖啡师做咖啡的态度是认真的,咖啡豆要新鲜的,就OK了。

手作壶.jpg

▲传说中的七剑下天山,后面还藏着两只小的哟~

实验室:在微博上看到你会给每个咖啡机(壶)起名字,最喜欢哪个咖啡机(壶)?为什么?

小武:我有10把手冲壶,你说给壶起名字这个事儿,那时候我只有7把手冲壶,我称之为【七剑下天山】,还给每把壶都给起了很侠气的名字,分别叫【辟邪】【飞花】【寒星】【鹤舞】【莫邪】【青龙】【无晴】,有没有被吓到?!

这么多壶,我最喜欢的是【辟邪】。我喜欢这把壶不是因为它有多漂亮,也不是因为它有多贵重,而是为了得到它我花费了巨大的精力,而且,它趁得上一个【邪】字。

那是2014年的夏天,天很热,我陪一个要开西餐厅的朋友“庆总”去厨具市场采购咖啡吧台设备、后厨设备和餐具。在卖后厨设备的店里,我一眼就看中了这款“壶”。

对,就是这款,24oz,薄壁,鹤嘴,器型独特,我拿起来试了试,手感特别好,我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

24oz,水量不多不少,三人份正合适。薄壁,失温快,能冲出层次感。鹤嘴,更容易控制水流。器型独特,大家一定都没见过。

我问店里的伙计这把壶多少钱,伙计说:“看庆总面子,这把壶送给你了。”

我受宠若惊,接下来的选购过程中我一直把壶捧在手里。

采购完回到咖啡馆,我让当时的店员Ivy把壶洗了洗,然后拍照发了朋友圈。结果,回复无数啊,选取几个大家看看。

——这是啥?(这是大家的第一疑问)

——看上去很屌的样子。(这是大家的第一感觉)

——器型好奇怪,没见过。(这是学艺术的,关注的点不同)

——等会儿我去试试。(心急的孩子真的来试了)

——这壶能chua走不?(小样,哼哼,你会写chua字么)

——败家玩意儿,又乱花钱!!!(这是老板娘)

看来大家对这把壶真的是缺乏了解,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之后,除了喜欢之外,再无任何了解,按理说我也是阅壶无数,日本的、台湾的、大陆的,叫得上名字叫不上名字的壶,大大小小我差不多都认识,但是这把壶我真的一点都不了解。

在卖厨具的店,临走时,庆总看我一直拿着这把壶,问我:“哥,你拿个油壶干啥?”

油壶……油壶……油壶……

原来这是厨房用的

油……壶……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把壶真的很好用!我真的很喜欢!

小武.jpg

实验室:对咖啡师的要求呢?你觉得什么样的咖啡师才是一位合格的咖啡师?

小武:咖啡行业对于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来说,是一个新兴行业。

呃,对不起,我的题开得有些大。

算了,就这么着吧,我顺着往下说。

在中国,咖啡师都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咖啡师,因为在每个咖啡馆,咖啡师都要兼职调酒、泡茶、榨果汁,甚至还要洗碗、扫地、端盘子,在有的店还要画海报、写文案。完美意义上的咖啡师应该是只做咖啡的,韩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咖啡师也占一个“师”字,所以就应该区别于“咖啡技工”,一个合格的咖啡师,不仅要咖啡做的好,首先要态度端正,认识自己的吧台——这是一个咖啡师的战场,一个合格的咖啡师工作的吧台应该干净整齐,一尘不染。其次,态度要端正,认识自己的职业。咖啡师的工作就是做咖啡,但又不只是做咖啡这么简单,应当从源头上认识咖啡、了解咖啡,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不断提升自己的技能,而不是把做咖啡当做一种标准化的流程,这样,你就不是咖啡师,只是咖啡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而已。

实验室:咖啡馆天天都是人来人往,一定能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吧,有没有哪些印象深刻的客人的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下呢?

小武:沉思。

这个问题我能不能不回答了?很多回忆是美好的,也有很多回忆是痛苦的。这么多年走过来,数不清多少人跟我和老板娘都是从陌生人到客人再到朋友的,但也有一些是从客人到朋友再到路人的。各种辛酸,不是上嘴皮一碰下嘴皮随便说说就能体会到的,每一段回忆对于我和老板娘来说都是深刻的。我很少用文字来记录这些东西,网上那段很鸡汤的文字大家都熟悉,“如果非要记录,我想我会记录在沙滩上,让海浪去把它冲淡。”

当然,今天不说点儿什么肯定不合适,好在我有写微博的习惯,翻翻我的微博,有这么一条:“这位女的,你可真zuo,你当这儿是你家卧室了?不消费就算了,蹭网我也不说你了,你的举止还这么不检点,这么热的天,我流鼻血算谁的?这次给你面子,不上图了,下次不能这样了啊! 下次等老板娘不在的时候你再来。”

店内3.jpg

实验室:阿布阿布经历了这几个年头,已经越来越成熟了,开始经营这间咖啡馆以后,你生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呢?

小武:越来越富有,不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

今年父亲节,我在咖啡馆的留言簿上写下了一段话:“我要做一个好爸爸,我要在图图成年的时候,把阿布阿布咖啡馆给他。”我想这个日子可能是在我45岁的时候。我25岁时做了阿布阿布咖啡馆,到45岁的时候正好20年,我希望到那时,我可以放下一切,去做一个梧桐树下的小咖啡馆,可以卖手冲、可以讲故事。

实验室:店里歇业的时候,你和老板娘一般有什么活动呢?

小武:你是问白天还是问晚上?

这两年,我俩只要休息,肯定是回家抱孩儿。有儿子之前,我俩只要休息,肯定是出去玩。

我俩有一个厚厚的小本子,记录着我俩旅行的故事,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会去邮局盖一个邮戳,然后写一页游记,开店5年多,写了大半本。后来有了儿子,旅行就成了三个人的事情,虽然这两年只带儿子去过一次开封——体验城铁。

最近一年多的时间,咖啡馆没有公休过,我俩也一天都没休息过,店里的工作有些紧张,我希望过完国庆节我和老板娘能休息几天,带儿子去大理住一段时间,远离尘世的纷扰。

实验室:有没有想过开下一家店?

小武:这个想法从未间断。

两口.jpg

▲小武、世界上最好的老板娘和两只阿布的全家福


【半正经题外话-快速问答】

1.来说说你的一天是怎么开始的吧。

从醒来开始。

2.听说你很喜欢和顾客聊天,你平时是做咖啡的时间多还是聊天多呢,哈哈。

聊天,这个你们已经感受过了。

3.据说周一是你的固定踢球时间,你的球技好吗?球场上常被虐还是经常虐别人?

我偶尔也有灵光乍现虐别人一次的时候。

4.你有坚持记录的习惯,之前有看到你写的一篇给店员的文章,当时给我感动的还打赏了你5块钱呢。现在问你的话,你最喜欢的店员是谁?你考虑过老板娘的感受么?

先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说5块钱儿的谢谢。我最喜欢的店员是下一个,不用考虑老板娘的感受,因为老板娘最喜欢的店员也是下一个。

5.请问跟挖煤的可以聊咖啡吗?吃大蒜可以喝咖啡吗?

夏虫不可语冰,但是咖啡可以就大蒜。

6.听说有段时间你吃西瓜减肥,我想问,西瓜减肥吗?

你看我瘦了吗?

7.你是新闻专业出身的,那你对我们这次的访谈包括访谈问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吐槽的话我们也可以稍微忍一忍。

没有。

8.OVER,访谈结束,说一句你此刻最想说的话吧。

我能上杂志吗?(指番茄青年独立实体刊物《Tomato Paper》)

 

也想出现在这里?点击报名实验室 #1001个好玩的人# 访谈企划!

分享到:

© 2015 CLOUDFACTORY.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8975号-3